服务热线:0731-85281011
0731-85281008

“一代女魂”的长沙轶事

2018年下半年以来,我们湖南银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拍摄的电影《一代女魂唐群英》,连续入围了澳门国际电影节、伦敦北欧国际电影节、印度国际电影节、美国迈阿密国际电影节、法国尼斯国际电影节、布鲁塞尔西欧国际电影节等六个国际电影节,并在北欧国际电影节和尼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女主角”、“最佳新人导演”等重要奖项。

是什么缘由让这部电影获得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观众肯定呢?因为,这部电影是我国第一部反映百年前中国的妇女解放、女权运动的女性题材人物传记电影。故事主人公唐群英,是中国同盟会最早的女会员,辛亥革命的女杰,创立民国的女英雄,中国女权运动的发起人。1991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为她留下了“一代女魂”的题词。1995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妇女大会推举的“中华百年八大杰出女性”,唐群英位列其中。

唐群英这个名字,在今天对很多人来说,已经很陌生,但她在中国妇女运动史乃至在世界妇女运动史上,却有着不可撼动的历史地位。

唐群英和我们长沙,也有很深的渊源。我们今天分享几桩唐群英在长沙的轶事,从中可以看到“一代女魂”鲜明的革命家形象和独特的个性魅力!

护“秋祠”勇斗官太太。在长沙城内的黄泥塅(现为蔡锷中路)双鸿里,曾经有一座秋瑾烈士纪念祠,这是在1912年秋瑾就义五周年时,由秋瑾生前好友和同盟会战友倡议并由当时的民国政府批准设立的。纪念祠的建筑,是由政府将迫害秋瑾的帮凶陈翼栋在长沙黄泥塅的房产查抄充公,将内中的祠堂改作为“秋女烈士祠”,其他房间开办女子学校,以承女侠遗志。

在“秋女烈士祠”开办半年后,唐群英因在北京遭到袁世凯的迫害而回到了湖南。一到长沙,唐群英便去参拜“秋女烈士祠”,瞻仰遗容,祭奠英灵。

唐群英生于湖南衡山,嫁入双峰(原湘乡)荷叶塘曾家;秋瑾祖籍浙江,后嫁入双峰(原湘乡)荷叶塘王家。她们俩人相识于荷叶塘乡下,并与当时的另外一个伟大的女性葛健豪(中国共产党创始人蔡和森和蔡畅的母亲)结交,时称“湘中三女杰。她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和精神追求,相互倾慕对方的胆识、勇气和才华,互相鼓励走出家庭、走向广阔的世界,并由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唐群英女亡夫死,按照封建礼教的“三从四德”要求,应该在曾家守节明志。但唐群英决定冲破世俗的束缚,大归娘家。唐群英的这一决定,得到了秋瑾和葛健豪的支持。秋瑾东渡日本,多次写信邀请和鼓励唐群英出国学习开阔眼界。唐群英到日本后,加入了孙中山先生和黄兴先生组建的革命团体同盟会,又主动介绍秋瑾加入。秋瑾决定回国参加推翻清廷的武装起义,唐群英曾带着好友一起为她送行。在我们的电影中曾有这样的画面:启航的汽笛长鸣,秋瑾和唐群英挥手道别,并慷慨高吟“风萧萧兮易水寒”,唐群英见状,赶忙接上“秋侠此去兮待我还”,并反复叮嘱“秋妹,秋妹,你一定要等我回来”。秋瑾起义牺牲,唐群英在日本青山女校主持祭奠,并写下了“革命潮流是秋风吹起,自由花蕊要血雨催开”的挽联。由此可见,唐群英和秋瑾,既情同姐妹,又是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现在唐群英来到“秋女烈士祠”,发现这里的氛围很是不对。大门外高悬的祠匾额上“秋女烈士祠”的“秋”字被挖去,成了“女烈士祠”;祠堂中主神位上秋瑾的遗像被移至左侧,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陈姓“女烈士”的遗像,最右侧则供奉“陈女烈士”之夫罗某的遗像。

唐群英一打听,所谓“陈女烈士”,是因闻其夫罗某与人争校产被人误杀而气绝身亡的罗家妇人。当时长沙还有一个叫做“女国民会”的妇女组织。这个妇女组织是以维护封建礼教为己任,由一群卫道士的官太太们组成,并搬出了当时的湖南省督军谭延闿的母亲来坐阵。现在“女国民会”挖空心思找来这样一位所谓的“陈女烈士”,无非是借她为“三从四德”的旧礼教招魂而已。她们的行径竟然得到了湖南省督军府的批准。陈姓“女烈士”的遗像堂而皇之地进驻“秋女烈士祠”,并取代了秋瑾的位置。“女国民会”正准备在几天之后正式举行“陈女烈士”入祠上祭仪式。

 

如此不伦不类的荒唐事,激起了唐群英和女子参政同盟会湖南支部全体同仁的愤怒。像一年前在南京带领众女杰闯国会和在北京捣乱国民党成立大会掌掴国民党大佬宋教仁、林森一样,这次唐群英带领长沙的女杰们闯进秋瑾纪念祠,义正词严地阻止“女国民会”为所谓的“陈女烈士”及其夫罗某举行的入祠上祭仪式。同时通过报刊和社会舆论,驳斥她们的谬论,揭露她们的险恶用心!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最后迫使督军谭延闿不得不出面调停,并表态恢复“秋女烈士祠”原貌,将陈、罗遗像移至他处。

这场维护秋瑾烈士尊严的斗争在唐群英的领导下终于取得了胜利!

证清白怒砸长沙报馆。1913年2月,《长沙日报》刊登了一则婚庆启示:师道久慕群英女士贞德,十年苦恋,终成正果,现告诸亲友,不日将与群英女士同结连理……

消息一出,长沙群情哗然。特别是那一群封建礼教的卫道士们,对唐群英、唐群英领导的女子参政同盟会以及妇女解放运动,不免纷纷嘲讽和讥笑,把这则启事当成了“女权斗士的风流韵事”,来作街道巷尾的谈笑之资。

这则启事的主人叫郑师道,是一位浙江籍的革命党人,中华民国政府成立时的临时参议院议员,同时也是一位男女平等的积极主张者。他在日本留学时,因与唐群英同属革命阵营而结识,进而暗恋上唐群英。辛亥革命成功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唐群英即组织中华女子参政同盟会,要求男女平等平权,发起妇女解放运动。郑师道特别赞赏唐群英的奋斗精神和组织能力,并利用他担任临时政府参议院议员的身份,在各种场合对唐群英和她发起的女权运动予以支持。

比如1912年10月,唐群英创办《女子白话报》时,郑师道致以祝词:自有天地,人格称民。万有平等,利济众生。不偏不倚,种族合群。女为民母,首教家庭。家齐国治,政策乃成。由是之道,邦本安宁。……

 

1912年11月,唐群英创办《亚东丛报》时,郑师道又致以祝词:女学湮晦,垂五千年。物极必反,合于坤乾。华夏复旦,光我亚东。觥觥女界,巾帼之雄。

从郑师道对唐群英两度办报的祝词中,既可看出郑师道对唐群英发起领导的妇女运动的支持,也可以看到郑师道对唐群英个人的深深情愫。

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唐群英对郑师道的爱意,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上海、在南京、在北京,都没有得到唐群英的呼应。此时的唐群英,一方面正致力于女权运动而心无旁骛,一方面觉得郑师道性格莽撞而格格不入。另外,我个人还认为,唐群英是个重情重义重然诺的人,当年她夫死女亡而冲破封建礼教离开湘中曾家,以“大归”名义而回到衡山娘家。所谓“大归”,是女子从夫家回到娘家后,不再嫁人了。也就是说唐群英当年回娘家是有承诺的。唐群英后来终身未嫁,恐怕很大程度是有兑现承诺的因素。何况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她看不上的郑师道。

可郑师道却十分的偏执。别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他则是“到了黄河也不死心”。唐群英回到长沙后,郑师道也一路追来,并殷殷探访唐群英。在遭到唐群英的明确拒绝后,郑师道竟导演了“结婚启事”的这一幕。

郑师道偏执任性的低级表演自然诋毁了唐群英的清白,也有损于女权运动的发展。野史传闻,唐群英见报大怒,提枪追至郑师道所居旅馆,逼迫郑师道登报道歉并离开长沙,否则要一枪干掉他。

 

野史传闻已不可证,但当时的事实是:唐群英率领长沙女子参政同盟会的会员,来到《长沙日报》评理,要求《长沙日报》澄清事实并更正道歉,以消除社会不良影响。但《长沙日报》一向以男权的眼光看待女子参政运动,对于不实广告影响女权运动领导人名誉之事,全然不在意,顽固地拒绝了唐群英的正当要求。报社的简单粗暴地拒绝激起了一起至报社的女子参政同盟会同事们的义愤,几位性急的女杰推倒了报馆桌椅,并怒砸报馆的排字房,致使《长沙日报》次日未能正常出报。

此事马上引发起一场官司:唐群英起诉《长沙日报》侵犯名誉,要求登报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长沙日报》起诉唐群英损坏报馆设备妨碍报纸出版,要求赔偿经济损失。

双方各执一词,无法调停。碍于双方的名望和地位,最后又是著名的玻璃球“和事佬”湖南督军谭延闿出面,以都督府的名义拔款3000大洋给报馆,求得息事宁人。

推广女权运动办报兴教。唐群英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女权运动领袖。但在当时暮气沉沉的古老中国,妇女解放运动,不仅遭到封建卫道士的打压,还有来自革命阵营的排挤,比如国民党成立大会上就删除政纲中男女平等平权而导致唐群英愤激之中掌掴的宋教仁和林森。

1912年12月,女子参政运动在北京被袁世凯政府封杀,唐群英被迫离开北京,回到湖南长沙。但唐群英矢志奋斗,不改初心,反而更加斗志昂扬继续投身于女权运动之中。

长沙人民也以饱满的革命热情迎接这位湘籍女权斗士的归来。1912年12月16日,长沙女界在省教育总会为唐群英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12月18日,中华女子参政同盟会在长沙成立湖南支部,并一致推举唐群英为支部长。可以说,唐群英的到来,让长沙社会各阶层的觉醒女性普遍感到有了“主心骨”!

唐群英凭着她的名望、魄力和组织能力,迅速在长沙推广妇女解放运动,会员一下子发展到800余人,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她们常常举行范围不同、规模不等的妇女集会,宣传男女平等的主张,揭露封建礼教对妇女的残害!当时长沙很多妇女都把女子参政同盟会湖南支部当成自己的娘家,常常来到这里诉委屈,求帮助。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任妇女部长向警予曾饱含深情地回忆:记得民国初年唐群英、张汉英等所领导的女子参政同盟会,她们最肯替女界打抱不平。长沙妇女或受丈夫蹂躏,或受别人侮辱,都哭哭啼啼在唐、张跟前,她们居然成了女界的裁判官,替女界判决了不少案件,激动了不少的群众!

为了更广泛地推动妇女解放运动的发展,唐群英在长沙还创办了《女权日报》。《女权日报》是湖南有史以来第一家妇女报纸,每天出版两大张,大力宣传“男女平权,并参国政”的主张,给长沙的舆论界吹进了一股清新之风,也开创了一个敢于挑战官办《长沙日报》的民众媒体。在经历了几场与《长沙日报》的斗争之后,当时长沙的有识之士看到了唐群英和女子参政同盟会坚持真理不畏强权的精神和坚持男女平等平权的主张,转而支持《女权日报》。

为了普及女子教育、培养妇女人才,唐群英和女子参政同盟会的同志们一起,还在长沙还先后创办了“长沙女子政法学校”、“长沙自强女子职业学校”、“女子美术学校”,为三湘女界播下“男女平权、自立自强”的火种。

这些报纸和学校,宥于当时的环境和条件,存活的时间都不长。但毫无疑问,这是在当时暮气沉沉的中国点燃的可贵亮光,让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在希望中前行,唐群英这位“一代女魂”功不可没。

文武革命女侠唐群英的生前身后事。唐群英(1871.12.8--1937.4.25),出生于湖南衡山新桥一武将之家。她从小在家塾中与家中兄弟同学受训,因天性聪颖,十五岁便写出“邻烟连雾起,山鸟唤晴来”的诗句,被塾师称为“女中奇才”。唐群英的父亲很开明,亲自教她骑马射箭习剑,锻炼了她的身体,更添加了她性情中的英武豪气。

成年后唐群英嫁于双峰(原湘乡)曾传纲(曾国藩堂弟),几年后,女儿和丈夫先后病逝。按照当时的封建礼教和曾家族规,她要在婆家守节。但唐群英秉性刚直,不遵封建传统,毅然冲破礼教桎梏,“大归”娘家,定居于父亲留下的“是吾家”。

当时的中国外侮频仍,内患尤急,国势日蹙。唐群英在家博览群书,深受维新思想影响。她在《读大同书感怀》一诗中写下“斗室自温酒,钧天谁换风?犹居沧浪里,誓作踏波雄”,为其出国接受新教育,投身革命,毕生致力于争取男女平权的运动作下了贴切注脚。1904年,她追随秋瑾东渡日本求学,参加华兴会,加入同盟会,成为了同盟会最早的女会员。在此期间她接触西方民主思潮,尤其为世界妇女参政运动感染,便开始在自己创办的《留日女学会杂志》上对西方女权活动及思想进行介绍和推广。

辛亥革命爆发前,她受同盟会委派,潜回国内组织花石武装起义;辛亥革命爆发后,她迅速回国,与王昌国、方君瑛、沈佩贞等一起组建“女子后援会”,“女子尚武会”等女子革命组织,分别在衡阳、湘潭、上海、武汉、南京等地参与革命,成为了中华民国的缔造者之一。

1912年2 月1日,在南京临时政府召开的庆功会上,她作为革命女界的代表,确定为第一批授勋的开国功臣,受到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的接见,被孙中山誉为“不愧是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以表彰其功绩。

 

民国刚一成立,她即组建中华女子参政同盟会,在南京临时参议院及时提请通过“女子参政”条款,屡遭挫折却矢志奋斗。孙中山退位,袁世凯篡夺革命果实。为了在议会斗争中取得胜利,中国同盟会联合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国民共进会、共和实进会合并组成国民党,拟参与议会竞争。1912年8月25日,新组建的国民党召开成立大会,宋教仁主持此次改组合并工作。由于会上公布的国民党政纲删除了原同盟会政纲中“男女平权”条款,遭到了唐群英、沈佩贞等女子参政同盟会会员们的极力反对。唐群英、沈佩贞等率女子参政同盟会会员大闹会堂,表示强烈抗议,并冲上会议讲台,掌掴了主持会议的宋教仁。前来劝和的林森也挨了她一耳光,使在场代表们大为震惊。

除了直接争取“女子参政”的政治法律保障外,唐群英还办报办学、广启民智。在日本期间,她曾创办《留日女学生会》杂志宣传革命,后又相继创办《女子白话旬报》、《亚东丛报》,主持复刊《神州女报》。1913年她创办了湖南第一张妇女报《女权日报》。在孙中山的鼓励下,她还大力兴办教育。起初,她在北京创办了“中央女子学校”。1913年,她回到湖南在长沙创办了“女子美术学校”、“自强职业女校”和“复陶女校”。1926年6月,北伐军进入湖南,唐群英回到家乡衡山,在白果红茶亭办起了“岳北女子职业学校”。她一生中总共办过10 所学校,从唐家继承的家产全部投入其中,自己却始终过着清贫的生活。

在创办女学的过程中,唐群英负债累累,致使其晚年的生活拮据困难。1935年3月,唐群英应老同盟会员张继等人的邀请,来到南京。起初,“国府主席”林森拟聘她为“国府顾问”,每月发给她生活补贴200元,但数月后即停发。于右任、张继、居正等老同盟会员为此不平,联名上书。其中写道:“唐同志群英女士,以湘上名嫒,幼承家训,早岁东渡日本,追随总理革命。讨袁之役,几遭不测。晚年息影家园,景况萧条。中央曾以补贴,但数月即停。革命以还,女界牺牲亦钜。空山硕果,尚冀我中央有以始终成全之也。”后来,唐群英在南京挂了一个“党史编纂委员会委员”和“国策顾问”的头衔。1936年秋天,心灰意冷的唐群英因体弱多病,带着在南京自置的一幅留学东京时的瓷像,回到湖南老家。1937年4月25日,唐群英病故于“是吾家”老屋,遗体葬于衡山新桥唐族墓地。

 

1979年12月,在中国妇运工作史上第一次编纂工作会议上,邓颖超特别提到唐群英,称其为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妇女界“英雄人物”,希望后人永远记住她。

1991年10月,康克清为纪念唐群英诞辰120周年,慨然题词:“唐群英,一代女魂。

1995年9月,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召开前夕,中国政府向大会推荐8位中华百年女杰,唐群英位列第四。

1997年,为纪念唐群英逝世60周年,国民党元老陈立夫自台湾寄赠条幅“女权斗士”。

2013年,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彭佩云也为唐群英题写了“辛亥女杰,女权先驱”的题词。

2017年11月,电影《一代女魂唐群英》在湖南衡山唐群英故居开机拍摄,并于2018年9月正式公映。

由此可见,唐群英不仅是“辛亥革命功臣”,“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而且是一位“辛亥革命妇女中很突出的代表人物”,为“争取参政”的一位“很知名”的“英雄”,颇具影响的女报人、女子教育家和“南社”著名女诗人,更是高举妇女解放运动大旗的“一代女魂”。唐群英及其领导的女子参政运动,被赞誉为“五千年来女权之曙光”,“中国妇女运动的第一声”!

附1:电影《一代女魂唐群英》简介

电影《一代女魂唐群英》

导  演:邓楚炜

编    剧:邓泽辉

主  演:田海蓉 徐敏 王嘉 霍青

公映时间:2018年11月

片  长:107分钟

制    式:2D

幕  幅:宽幅

出品单位:衡阳市广播电视台   湖南银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行范围:国内外发行

公映许可证:电审故字〔2018〕第511号

故事梗概:1912年,民国初立。以唐群英(田海蓉饰)、沈佩贞(王嘉饰)为代表的女性主张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平权,并要求将之写入宪法之中。唐、沈等人的主张遭到各方势力阻拦和构陷。但她们不屈不饶,闯国会,诘议员,掌掴同盟会负责人宋教仁(霍青饰)和议长林森(徐敏饰),在暮气沉沉的中国演绎出争取妇女解放男女平等的传奇故事,在世界妇女运动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附2、唐群英诗选:

清晓》

清流依垅曲,绿树接丹崖。

邻烟连雾起,山鸟唤晴来。

读大同书感怀》

斗室自温酒,钧天谁换风?

犹在沧浪里,誓作踏波雄。

《过洞庭》

旭日初升晓雾开,洞庭波起断头台。

不堪回首当年事,赢得功成血战来。

《过小西岭题壁》

何处山僧响午钟,深林未入复重重。

云封岳岭迷归雁,日澈湘流锁卧龙。

小憩得闲心更静,兴酣索句意偏浓。

谁知阿弟曾题壁,愈惹诗情到上峰。

《游岳途中抒怀》

衰梧老柳半欹斜,隔岸渔樵三两家。

水净沙明初过鹢,树摇枝乱暮栖鸦。

湘云缥缈征帆迥,山色迷离客路赊。

回首夕阳增旅思,碧云深处尽昙花。

《金陵访旧》

纷纷姊妹尽华裙,顾我何忧彻骨贫。

不见梅花亭外立,西风岭上好精神。

Copyright © 2018 湖南银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湘ICP备17014506号